科技

人工智能商业化提速聊天机器人ChatGPT一夜蹿红中国版有望两年内出现

一夜蹿红的超级对话模型ChatGPT,搅动了寂静许久的人工智能业界“一池春水”。近日,谷歌宣布推出聊天机器人Bard与ChatGPT正面竞争、百度三月份将发布“类ChatGPT应用”、微软计划将旗下产品全面接入ChatGPT、美版今日头条BuzzFeed已“聘用” ChatGPT进行文章写作……面市仅2个多月,这个人工智能对话模型一时风头无两。

有业内人士认为,ChatGPT火爆背后是认知智能技术的一次飞跃,或将成为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里程碑和分水岭。但也有专家表示,ChatGPT大规模商业化应用,至少需要解决版权、信息安全、伦理与监管三大问题。

年轻人用ChatGPT与AI聊天,得到详细回复。供图/视觉中国聊天机器人与智能手机。 供图/东方IC聊天机器人能创作有情商如果拥有一个AI秘书,你希望它能为你做哪些事?编写代码、翻译小说、丰富简历、润色文章,甚至是参加考试?如今,这个名叫ChatGPT的AI秘书,已经能完成这一连串设想里的绝大多数任务。

去年11月,Open AI公司发布了对话式AI智能聊天机器人程序ChatGPT。除了能进行简单的对话,它还能根据上下文进行互动,像人类一样聊天交流,甚至完成写邮件、写诗、写代码和做数学题等任务。很快,ChatGPT风靡全网,上线仅五天,注册人数就超过了100万。

比起普通的搜索引擎,ChatGPT更能理解人类语言的模糊性,回答个性化的问题。比如有用户向ChatGPT提出“假如你是苏格拉底,我是你的学生,你会关心我的哪些方面?”“如果你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你会怎么看我这种不会赚钱的学生呢?”等一连串问题,而ChatGPT抓住了苏格拉底和威尼斯商人的不同特质进行了回复,“在苏格拉底看来,赚钱并不是人生的主要目的”“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更看重金钱和物质享受”,展现出了极高的情商。

甚至,在一些学生手中,熟练运用的ChatGPT堪称“科研作弊神器”,只需要花几十秒在搜索框里敲下主题的关键描述,等待几分钟,一篇论文就完成了。

除了文本创作,ChatGPT还能给程序员的代码找漏洞。一些开发者在试用中表示,ChatGPT针对他们的技术问题提供了非常详细的解决方案,比一些搜索软件的回答还要靠谱。

“生成式AI”开启商业变现ChatGPT火爆背后,折射出AIGC(AI Generated Content,AI 生产内容,又称“生成式AI”)在全球的蓬勃发展。据统计,ChatGPT概念领域目前约有250家初创公司。而在阿里巴巴达摩院公布的2023十大科技趋势中,“生成式AI”赫然在列。

实际上,普通人对AIGC这个专业词汇所涉及的领域并不陌生。过去一年,在社交平台中频频出现的“AI绘画”“AI滤镜”等内容,就是AIGC的众多应用场景之一。尽管发展已有一定时日,但AIGC此前并未在终端用户层面实现商业变现,ChatGPT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现状。2月1日,Open AI官方发文称将推出ChatGPT的试点订阅计划ChatGPT Plus,定价为每月20美元。

ChatGPT的火爆,也催生了各种提供周边服务的小商家。一位从事账号生意的商家坦言,自己近期凭借售卖ChatGPT账号实现了月入数十万元。

瑞银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ChatGPT在推出仅两个月后,月活跃用户估计已达1亿,成为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消费应用。多位科技领域专家认为,ChatGPT的出现和付费版的推出证明,人工智能正加速度从垂直领域走向通用赛道,这是极富商业潜力,也极具生产力的领域。

ChatGPT火出圈后,中国科技赛道也变得“滚烫”起来。昨天,百度方面向记者确认,其“类ChatGPT”应用近期将发布。该项目名字确定为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三月份完成内测后面向公众开放。

技术伦理等问题仍悬而未决“AIGC证明了在制造业之后,内容产业也有望进入一个人机协同的新时代。”小冰公司首席执行官李笛认为,个人应当把它视为解放创作者创意的一种新的手段或工具,让人类创造者可以进一步回归内容创作的本质——即创作思想上去。“问题比答案更重要。对人类而言,创造性地提出问题,将来会远比如何回答好问题更重要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说。

尽管ChatGPT向人们展现了人工智能大规模预训练模型的强大威力,但仍有一些重要问题悬而未决。

首先,在知识性问题方面,ChatGPT有时会以流畅的文本展现错误的信息,也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非专业人员难以发觉。例如,有人检索了ChatGPT所生成的论文的参考文献,结果显示部分文献查无此文,也就是说,ChatGPT提供的参考文献竟是杜撰的。

“目前从ChatGPT里面能获取到的知识,准确率是达不到90%的。”李笛认为,未来5年人们从公开渠道获取知识与信息最好的方法还将是搜索引擎。

此外,ChatGPT背后的技术伦理问题也备受关注。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假设ChatGPT已经具备大规模商业化的条件,至少需要解决三大问题:版权问题、信息安全问题、伦理与监管问题。独立国际策略研究人员陈佳以科研领域为例阐述了其对技术伦理边界的担忧:“随着ChatGPT分析能力指数级的爆发,未来很难避免作者利用它去伪造实验数据和篡改实验结果。”

相关新闻中国版ChatGPT有望两年内出现被评价为将“掀起新一轮人工智能”的ChatGPT将产生怎样的社会效应?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刘知远认为,ChatGPT所使用的人工智能预训练模型技术,能将人们从机械劳动中解放出来,一两年内,中国版ChatGPT有望出现。

“这类人工智能产品和我们‘聊天’,其实是在分析我们所发出指令的关键词,再调用相应任务模块给予回应。”刘知远解释,通过预训练语言模型生成的ChatGPT更像一个真实的交流者,通过对互联网极大规模数据的自主学习,它会“思考”,不仅能理解需求,还能很好地完成复杂的任务,“可以说这是一个性的飞跃,是人工智能领域里程碑式的产品。”

不过也有人担心,ChatGPT会被滥用于论文、考试作弊等违规行为。面对相关争论,刘知远认为,新技术的探索应用过程与当前社会发生摩擦在所难免,但从长远角度还是要积极地看待。

中国版ChatGPT何时能够出现?在刘知远看来,以ChatGPT当前的可见技术为基准,我国的预训练模型再用约1至2年的时间即可追上其步伐。“这个差距并不悬殊,但我们需要努力的是要从‘追随者’变为‘原创者’,在人工智能领域引领新的技术或产品发展,这需要更长的时间。”

(原标题:聊天机器人ChatGPT一夜蹿红)

来源:北京日报 记者 孙奇茹 刘苏雅 实习生 罗娜

流程编辑:u099